Photo credit: Taiye Selasi

我們每個人、乃至整個物種或國家,都帶著多重身份。然而在現實生活中,因為權力的差異、對主權的認同,或者為便利地理界線的劃分,我們經常將自我或國家簡化為單一身份。

我們很習慣問一個人「你是哪國人」,卻忽略了國籍的標籤很容易讓人產生混淆、建立刻板印象,甚至可能讓我們忘記「人是多元的」的事實,並將他人放入與自己相斥的框架或類別中。

事實是,每個人都是跨地域(multi-local)充滿層次的(multi-layered)。 我們的生命經驗及身份認同,是構築於在曾經生活過的地方所建立起的「習慣」(ritual)、與當地人所建立的「關係」(relationship)、以及在該地域曾遭受過的「限制」(restriction) 。這些生命經驗與故事,豐富並形塑了一個人獨特的存在與品質,因此並非單就從國籍就能理解的。

記得幾年前在哥廷根的碩班annual meeting,當時除了同班同學誰都不認識的我,與一個大我一屆的女孩一起前往餐廳。我以為從一個人的國家或文化背景開啟話題,交流交流,是一件很棒的事,但當她一開口告訴我她來自敘利亞,當時的自己竟然遲鈍了好幾秒,不知如何回應。

當時的我很想找個地洞鑽下去,因為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才不會傷害女孩的尊嚴。我也不希望在更了解一個人的故事之前,便自以為是地以一種憐憫的心態繼續我們的話題。我多麽希望當時的自己認識多一些與戰爭無關的敘利亞,但檯面上的新聞與所有相關的資訊,都是傷心的故事。

「這個女孩離家來到德國,為什麼呢?是因為她的國家無法給他一個未來嗎?」這個問題的答案我再也沒有機會知道,因為我小心翼翼地迴避了這個尷尬的話題。


Image copyright: Andrea Ucini

當柏林的街道開始喧嘩,歐洲正式邁入眾所期待的夏天,社區也因疫苗普及而漸漸開放。我和室友們終於在去年三月疫情爆發以來的14個月後,頭一次三人一起坐在戶外餐廳用餐。然而此時,台灣正進入第四週的防疫警戒……

「台灣失守了,晚了世界一年。」幾週前收到弟弟的這則訊息時,心中五味雜陳。想到今年冬天回台探望家人、爬山,甚至在台遠距工作幾個月的計畫,原先的期待多了一些複雜的思緒。

疫期間的心理健康,是一場比抗疫更長遠的仗

接下來的幾個星期,甚至幾個月的時間,你可能會感到資訊過載。你可能會被新聞不斷更新的數字淹沒,發現自己每天花X小時的時間滑社群軟體上的資訊,焦慮感卻沒有減緩。許多你期待的活動可能無法發生,或必須轉換成線上進行。在疫苗尚未全面施打前,與朋友親人見面可能也不會那麼容易(特別當對方是高風險或脆弱族群)。

上班族們,你的工作可能會一陣混亂,因為公 …


我在三年前開始使用Clue這個經期追蹤app。我喜歡Clue的原因不僅是因為它讓我更了解自己的身體,它也是自50年代賀爾蒙避孕藥發明以來,第一個讓所有女性以及有月經的人,都能夠透過紀錄數據了解並管理自己的生殖健康的工具。Clue另一個更深層的意義則是「賦權」(empowerment),一旦你能夠取得並理解這些數據,你就有知識基礎與婦科醫師對話(healthcare literarcy),也就能夠與伴侶更明智地計劃生育。

剛開始注意到這家公司時我剛畢業,還在柏林的新創生態圈裡探索有趣的團隊和機會。在GermanTech還有母校Charite舉辦的數位醫療講座上,我見過創辦人Ida Tin兩次。每一次她的談話都讓我驚喜,也總讓我帶著滿滿的問題回家,譬如說她到底是如何騎摩托車遊歷美洲、古巴、智利,最後還騎到了蒙古和越南?甚至在出了一本摩托車環遊世界的書之後,創立了這麼酷的Clue?

第一次聽Ida分享時,Clue正在快速成長。在一群以男性主導、十分aggresive的panel,她沈穩內斂的特質凸顯,非常丹麥(與兩個丹麥室友生活一年的心得)。她不疾不徐地道出當初創辦Clue的契機和對未來的願景:除了破除因無知(或選擇不去了解)而造成社會及某些文化對月經的污名化,另一個初衷是教育用戶如何透過數據更了解自己,而這並不只侷限於經期而已,而是整個週期 — 因為我們的生殖健康與其他層面的健康相互影響,例如情緒、心理狀態、性慾、膚況、頭髮,甚至是與週期相關的偏頭痛等。擁有這些資訊能夠幫助我們用更好的方式管理生活。而了解自己的月經週期則是第一步。

除了服務健康的用戶,Clue的另外一個願景是透過學術合作及分享部分用戶數據*來促進女性健康與疾病的研究,譬如子宮內膜異位症(endometriosis)或多囊性卵巢(PCOS)等常見症狀。這些症狀也可能是因服用避孕藥而產生的副作用。

*Clue十分重視個人資料的保護,畢竟在德國GDPR是很大的議題,因此公司在數據這塊的溝通也很透明化,因此一定事先經過用戶同意才分享數據。

不僅是疾病的研究,Clue也與Stanford, Columbia, 劍橋與Kinsey Institute等研究機構合作,試圖了解青少女的初經來時的經期pattern(在此之前這部分的數據是非常難取得的)、伴侶間的親密關係與性生活、甚至在不同文化中如何用非月經的字眼來描述月經(比如我們用「大姨媽」還有「那個」來替代月經)。據Ida所述,世界各地因月經這個禁忌話題而衍生的「創意」,簡直超乎想像!

Clue剛創辦時,Ida有4個男性共同創辦人,包含她的老公。在國際婦女節的這一天,Ida宣布她將卸下執行長的角色,進入董事會成為Chairwoman,而她目前的職位則會由團隊的前法律顧問Carrie Walter和前產品總監Audrey Tsang接任,擔任「共同執行長」的角色。加上Clue的醫療總監Lynae Brayboy,整個團隊的領導階層全為女性。

Clue在上個星期才正式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署(FDA)批准,成為世界上第一個「完全數位」的避孕工具。Clue的下一個市場是歐洲,並希望未來這項科技能夠普及到世界各地,甚至幫助醫療資源有限的發展中國家女性,更有規劃地完成家庭生育計畫。

“I grew up traveling on motorcycles with my parents. They were adventurers and they went all around the world with me. So I’ve seen a lot of the world and a lot of women’s lives since I was an infant.

It sits very deeply in me, this sense that if women cannot control what is going on with their body, then it’s very difficult to create a balanced world. There’re a lot of things that just start with women feeling they have agency over their own body and childbearing.”

在一段訪談中,Ida的這段話讓我深受感動。她說:「一旦意識到能夠自主管理自己的身體,女性就能發揮最大的潛力,幫助創造一個更平衡和諧的社會。

她相信在科學與科技的場域,未來將會有越來越多以以解決女性健康問題為出發點的設計與創新。我們已經在那波浪潮之中,創業圈甚至也已經給這樣的場域一個新名詞 — #femtech

當時那個騎著摩托車環遊世界、沒有任何科學背景的女生,因為好奇自己的身體,因為不甘在科技發展快速的現代社會,女性在被服務端竟然一直是缺席的狀態,她就決定自己去做。從motorcycle到menstrual cycle,從女性賦權到女性領導,她挑戰傳統,以優雅從容的姿態,重新樹立典範。

/Ida Tin 訪談:https://datainnovation.org/2018/02/5-qs-for-ida-tin-co-founder-and-ceo-of-clue/

/執行長卸任新聞稿:https://helloclue.com/articles/about-clue/choosing-to-challenge-new-leadership-same-powerful-vision

Yi Jen Chang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